您的位置: 德宏信息港 > 生活

督修堂策洲三十六府院第十章你才是猪

发布时间:2020-01-22 22:26:26

督修堂 策洲三十六府院 第十章 你才是猪

剑三百花,主攻。

只可惜李志收走了剑匣,否则以百花剑的威力怎么会像这般空有其形却无其力。季皓吐了口唾沫,剑锋又起,只是这一次,他用尽了浑身修力要一击致命。

季皓使用百花剑的纪录可控八剑,此时八剑悬空,剑锋直指那高院修者面门。

“这他娘的还是初院学生?”那人暗中猜疑,被这一阵错乱的剑法迷昏了眼。

“蒙妹!”高院修者扭头喊了一句,面色尴尬,可那小姑娘闻言点了点头却还有些惧怕,此番战斗开场便是恶战,她怎么能看不出名堂?

“轰!”

没想到这好歹也是高院修者的小姑娘出手竟是低阶控火术,只见火焰声势浩大却完全没有杀伤力,奉临一道迷符送出,竟就给破了。

轰!

又是一道火焰,奉临出符,又给破了。两人乐此不疲来回周旋,却把旁人看得两眼发愣。

此时痛苦的莫过于那位来势汹汹的高院修者,只见他似有独木难支却恨铁不成钢的愤慨,见这情形委实悲苦。

季皓一生冷笑,顿时有八道剑锋来回不停杀他死穴,高院修者应对不暇,终于疲态渐出,此时季皓一沉,虚实中有一剑刺入了修者胸膛。

“嘶!”高院修者往后一步,紧紧握住手臂道:“蒙妹!过来!”

小姑娘闻言撤退,一见那高院修者手臂流血,顿时急得哭鼻子,等她细细察看伤口,却好在是被剑气所伤。

高院修者怒极,一把将那姑娘揽到了身后去,大声喊道:“停!”

众人闻言停手,盯着那高院修者喘大气。

“你!”高院修者面色铁青,指着季皓连喘粗气,等他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才见她抬起鼻孔道:“打个商量怎样……”

“噗!”奉家兄弟缺心眼,当先就没憋住,只道这位哥哥委实能装,都到这个地步了还摆着架势。

“打什么商量?”奉君上前将胡生扶起,朝着那高院修者一挑眉,个中深意大有手下败将何以言勇的意思。

胡生此时被这隔空一拳打得不轻,竟还没得清醒,只见他紧紧皱着眉头,相当痛苦。

“再这般纠缠下去大家都讨不了好,我便拼死一搏也能拿下他们二人!”高院修者说罢指了指方圆,又指了指周正和。

不得不承认,方才争斗虽然历时不久,但每每出手都极耗修力,毕竟是高院修者遇强则强,此时七人小队早已精疲力尽,同样在强行支撑。

“那又如何?”季皓上前一步,虽知对手所言不假,但他还是暗中沉了一口气,用尽的修力再祭八剑。

“嗖嗖嗖!”

八道剑锋直入半空,生生将那修者逼退半步。

此时剑锋嗡嗡作响,论气势自是首当其冲,不过季皓心中叫苦,这打碎牙齿混血吞的到底不好受。

就季皓眼下的修为跟修力,怕是不到盏茶功夫就要露馅。

“别打了!”高院修者果真被他吓到,抬手一呵道:“腰带给你们!我认输!”

季皓冷笑一声,玩味道:“她呢?”

“别太过分……”

“过分又如何?”

“你!”高院修者似忍无可忍,却被身后的姑娘一把抱住,啼哭道:“哥哥,我们不要了,不要玉缘丹了!给他们……都给他们……”

没想到这老大个姑娘说着就哭哭啼啼,一边望着高院修者血流不止的手臂,眼中尽是怜惜。

季皓瞧得出真假,也心中一软,正好趁此机会收了剑匣,暗道一声好累。

“玉缘丹不过是补进修力的丹药,闭修乏力时方可使用,可用,也可不用,看你的样子,倒像是非要不可?”

“你懂个屁!”高院修者咬牙切齿,可回头一看自家姑娘,又忍不住眉心动容,温声道:“蒙蒙体质虚弱,她修力一旦耗尽便浑身力竭,周身痛如刮骨,你们这些人哪里晓得?”

此话一出,七人小队顿时哗然。

“所以你不惜猎杀同门,便是只得一分也要为姑娘增加入围的机会?”季皓抬了抬眼,又道:“偏偏她无从使力,因为修力太弱却帮不了你,对不对?”

“哼……”高院修者不屑,闷声道:“猎杀同门又怎样?只要能拿到玉缘丹,林中修友皆可猎杀!”

“我明白。”季皓往前一步道:“可是你知道你为什么输?”

“你修炼了高阶功法!”

“眼真毒!”季皓不顾七人小分队后知后觉的诧异目光,继续道:“可你并非输在功法,你输在自高自大,输在双拳难敌四手,你是高院修者,以你得修为,便是随便多个帮手也不至于此。”

“你懂个屁!”

季皓不恼,笑笑道:“可你又担心分账不均,没办法为姑娘赢得入围的机会,因为你要的就是不公平,你要将所有的腰带都给她,只有那样她才有机会,是不是?”

像是被季皓看穿了所有的心思,高院修者再也忍不住胸中委屈,可终究是个血性方刚的汉子啊,只见他硬朗的高昂着头,愣是一点眼泪也没落得下来。

“拿来……”季皓上前收了腰带,沉声道:“输了就是输了,我收走你的腰带,至于这位姑娘……同样收走。”

“你当真要如此歹毒!!!”

“弱肉强食,胜者王,败者寇,别忘了,你已经淘汰了……”

季皓说着拿起紫色腰带晃了晃,此时高院修者方才醒悟,作为一个已经淘汰的修者,便是想要再拼命,却也没有出手的资格,他死死的盯着季皓,只觉着这个看似面善却万般歹毒的少年,恨不得一拳将他轰个稀烂。

“姑娘可以跟我们走。她的腰带我不要,一分当真没有用处。”

此话一出,高院修者又像是看到了希望,可当他回望小姑娘时,又于心不忍。

“来或者不来,你自己决定。”

季皓说罢,领着小分队摸黑远遁,而思忖良久的高院修者忽一咬牙,硬将姑娘送了出去,痛心疾首道:“去!跟上去!不淘汰才有机会!”

可怜小姑娘哪有这般的铁石心肠,只等相差五岁的兄长冷眼一瞪,才畏畏缩缩的跟了上去。

瘫倒在地上的高院修者忽然听到消失的地方传来一句话,正是方才那阴狠歹毒的初院少年。

“我保证你妹妹毫发无伤!回头我再送你一瓶玉缘丹!”

七人小分队就这样变成了八人,只是这半道捡来的姑娘委实是个累赘,既不能像胡生像唐崔一样做个半吊子的强攻手,却也不能像方圆像周正和一样能在外围干扰,这姑娘看着是空有一身精巧的控术手法,甚至超过了擅使灵符的奉家兄弟,可控出来的东西连狗屁都不如。

姑娘许是受着委屈,一路上紧紧跟着季皓,那连楚楚可怜的模样,愣是把胡生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你哥哥叫什么名字?”

“他叫郝有乾,我叫郝蒙蒙”姑娘小心翼翼的答话,竟又问了一句:“你们,不会……欺负我吧……”

不等季皓说话,却见胡生摸了上来,为难道:“这可说不准,方才你家哥哥隔空一拳将我打伤,我到现在还憋着一口恶气,或许待会儿大家都闭修了,我再找你算账吧。”

姑娘一听这话当场就吓坏了,嚎啕大哭道:“你们……你们说话不算……你们说好不打我的……不打的……”

这下方圆憋不住了,急忙上前宽慰两句,谁知道他不开口看还好,以开口愣是把那姑娘吓得一哆嗦,哭得更加厉害。

此情此景惹得大家狂笑连连,季皓在旁边憋了半晌,才靠近郝蒙蒙道:“他们吓唬你,我答应了你哥哥不打你?怎会欺负你。”

姑娘闻言点点头,脆生生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季皓。”

“对对对,他叫季皓,你得管他叫皓哥,嘿,我叫胡生,你管我叫生哥,这是君哥,临哥,崔哥,还有那个,一脸死猪肉的,你管他叫猪哥……”

“啥?!”方圆肥镖一震,竟连脸都动荡起来,破口大骂道:“你才是猪!”

石家庄九州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渭南市中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天津哪家医院治的好
邢台白癜风医院
汕头冶疗小儿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