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宏信息港 > 历史

华为中兴在美遭闷棍后应调剂战略

发布时间:2019-04-25 19:11:23

尽管即便在欧美内部也不乏对这项判决的争议(政治操纵、贸易保护等),但从情势分析,华为、中兴在短期内很难从“黑名单”事件中翻盘。对此,华为、中兴不但应充分准备,做足预案,也应放弃空想,在公司战略上有所调解。

当地时间10月8日,在长达11个月的调查后,美国众院情报委员会发表报告,称美国电信运营商不应和中国华为、中兴两家公司进行合作,由于后者“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风险”。

正如美国《华尔街》所指出的,这类直接把1国企业指名道姓列入“黑名单”,直截了当建议本国政府制止这些企业在本国进行收购交易,参与政府采购投标,甚至呼吁本国企业不要和上述公司进行商业来往的行动,是十分罕见,也是十分严厉的。具体地说,华为和中兴将很难再在美国并购同类企业,并获得互联通讯设备、尤其是路由器等相关合同,而两家公司在北美部署研发中心的蓝图,也必将遭到严重影响。

问题恐还不止于此。

夙来“管得宽”的美国议员们乃至还向加拿大、欧盟等盟国发出呼吁,希望这些国家也“慎重斟酌”本身安全和美国利益,效仿美国做法,对华为、中兴通讯进行封杀,尤其不要让这两家中国“问题企业”取得政府合同定单,“掌握重要络命脉”。本来英、法两国便有人对华为的扩张“神经过敏”,“美国报告”的出台自然如火上浇油,英国议会情报和安全机构在12日宣布,正“全面审查”华为,以评估其是否是适合参与英国通讯基础设施建设。而早就在法国、甚至欧盟提出类似质疑,甚至提议“全欧封杀华为”的法国参议员让-马里·博克尔也一副“果不其然”的欣喜,“战役热情”空前高涨。

除美国和欧洲之外,澳大利亚早在年初便公开拒绝华为投标总价值达375亿美元的“国家宽带项目(NBN)”;加拿大官方也暗示,华为可能被排除在加拿大政府采购计划外。

从账面上看,美国的这1“闷棍”对两公司的影响有限:美国市场收入仅占华为总收入的4%,而欧、美、澳三个市场加起来,还占不到中兴通讯销售额和利润的1/5。不仅如此,两家公司、特别中兴通讯,其在美经营和收益的绝大部分,来自智能销售,而这一块并不包含在“报告”建议抵制的范畴内。

但实质影响却绝不能低估。

首先,“黑名单”等于明确宣布“美国市场不欢迎华为、中兴”,如此一来不但“油水足”的高速互联等骨干通讯设备采购将对两家中国公司关闭大门,且即使在抵制范围外的智能等领域,合作运营商、客户也不免受此影响,对两家公司的产品心存芥蒂,并进而影响这些产品的市场形象和实际销量。

其次,“国家安全”本就是个什么都可以往里装的大筐,如今美国和其它欧美国家经济复苏缓慢,失业率居高不下,迁怒于贸易逆差、抱怨外国人和外国公司抢走本国饭碗的情绪十分普遍,“报告”先例1开,效仿者必将纷至沓来。加拿大媒体事后就有评论称,类似安大略省政府主动向华为设在渥太华的研发中心注资650万加元这样的“红包”,今后将很难得到了。

第三,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黑名单”会波及其它可能和所谓“国家安全”沾边的中外合作项目审批。直接的例子,便是加拿大联邦工业部刚刚宣布,将推延30天公布对中海油对该国尼克森石油公司的并购案,而这一桩并购案遭部分人质疑的理由,一样是所谓“国家安全”问题。

“报告”出台前后,正如华为、中兴反复辩解和许多欧美观察家、专业媒体所指出的,长达60页的“报告”,大部分被以“保密”为由谢绝公然,而在已表露的部份中,并未能拿出多少支持其指控的确切证据。正因如此,即使在欧美内部,对这项判决也颇多争议。一些人指出,此举带有明显的政治操纵痕迹,当前美国选战正酣、经济形势又不佳,政府或国会、民主党或共和党都迫不及待地到处寻觅替罪羊,不时将一两家中国公司拿出来敲打,在他们看来至少是没什么政治风险的;一些人则质疑此举有贸易保护主义嫌疑,意在打压中国厂商,为美国本土同行思科保驾护航;更有欧洲媒体指出,美国自己就是络木马和络特务行动的鼻祖和行家里手,担心其它国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难理解,但理由未免太过牵强。正因如此,英国《金融周刊》等专业媒体乃至刊登社论,指出“美国此举不当”、“损人不利己”。

尽管如此,从情势分析,华为、中兴在短时间内很难从“黑名单”事件中翻盘:“国家安全”是“大话题”,即便明知是借口或不妥当,作为政治家也难以马上颠覆自己先前的断言;美国就业情势仍不理想,10月11日美国商务部公布的8月美国贸易数据显示,当月贸易逆差达442.2亿美元,比前一个月上升4.1%,其中工业产品出口额下落12亿美元至390亿美元,创2011年2月以来值。很明显,在这种情况下,期望美国(或其它欧美国家)对中国产品“高抬贵手”并不现实。

应当承认,不论中兴还是华为,对结果都有一定准备,其将北美业务重心转至智能等领域的做法也是明智的。从“黑名单”事件理应清醒认识到,在可能被怀疑“危及国家安全”、并触及所在国大公司利益的范畴,中国企业今后将不能不面临重重打压。对此不但应充分准备,做足预案,也应放弃幻想,在公司战略上有所调剂。

“报告”事件产生后,瑞士《晨报》文章问“瑞士也应当畏惧么”,结论却是“虽然当心无大错,但畏惧也没用”。道理很简单,一方面,中国装备比美国同类产品便宜20%,另一方面,在“植入恶意代码等方面美国公司的记录比中国公司难看得多”,而倘谢绝所有外国公司产品,对瑞士这样的国家是不可能做到的———谁都知道这样做价格将离谱到怎样的地步。正如一些欧洲媒体所言,美国之外的工业化国家没有、也无需像美国那样,搞“大而全”的工业体系,中国产品只要保持有吸引力的性价比,就依然是受欢迎的。换言之,看似类似的障碍、壁垒,在美国之外的发达国家会更容易克服。

虽然美国占全球电信设备业资本支出的25%,但该行业潜力的市场,却在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IDC分析师预言,年,北美电信资本支出复合年增长率将只有3.8%,亚太地区同期则将到达4.4%,而更落后的非洲等地,近几年则一直是全球互联、用户增长快的地区。华为、中兴通讯在这些落后地区已抢占先机,加上价格、政策优势,这是美国竞争对手不论采取什么手段都难以撼动的。“客场”损失“主场”补,在这些营业额、利润暂时不大,但增长潜力大、市场环境有益的地方固本培元,做大自己蛋糕,而将美、加等地当作研发中心和自主知识产权、创意的孵化器,是取长补短,化解类似“黑名单”之类“明枪暗箭”杀伤的根本前程。

陶短房(知名专栏作家,国际政治、经济评论人,旅居加拿大)

一般老年性阴道炎是如何引起?
高烧之后手脚发热
什么方法可以缓解痛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