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宏信息港 > 时尚

基建铁路投资重回7000亿高位四川17项

发布时间:2019-07-01 14:45:34

  [基建]铁路投资重回7000亿高位 四川17项目民资占比为零

  重回7000亿投资高位铁路发展基金被寄厚望

  SMM讯:年度投资一再追加,市场对于中国铁路的观望气氛仍然浓重。

  《财经》从中国铁路总公司(下称“铁总”)相关部门确认,今年一季度全国铁路完成基本建设投资545.1亿元,同比增加119.2亿元、增长28.0%。

  铁总总经理盛光祖公开表示,今年全国铁路固定资产投资增加到7200亿元。历经三年低位徘徊后,中国铁路重回7000亿以上投资高位。尽管一季度数据同比实现增长,但相较于7000亿的年度投资,这一数据显然不够“”。

  接近铁总人士昨日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随着融资改革的迫切,铁总将出台多项涉及核心利益松动的措施,以激活市场投资热情,铁路发展基金和价格改革在上半年就能看到重大突破。

  铁路投资返高位

  “2014年,国家铁路安排固定资产投资6300亿元,投产新线6600公里以上。”这是盛光祖在今年初的年度铁路工作会议上的表态。

  如今,全国铁路固定资产投资增加到7200亿,投产新线增加到7000公里以上。投资数据重回历史次高位置,仅次于2010年的8000多亿元。“当年是一大批工程待建,现在不一样了,这样的投资规模背后意义重大。”一名接近铁总的人士对本报评述称。

  2008年,中国铁路首次以相比往年数倍的投资增幅引起人们的关注。此后,2009年突破7000亿高位,投资规模和投产新线超过“九五”、“十五”的投资总和,2010年达到了8340.7亿元的历史峰。

  此后,受原铁道部腐败窝案及特大铁路交通事故影响,铁路投资于2011年跌入冰点。在拆分重组和财务危机质疑中,铁路投资经历3年的低迷期。随着宏观政策暖风频吹,今年的铁路投资高调上冲。

  铁总年初公布低于去年投资目标的数据时曾引来市场不确定的猜测。当时铁总内部人士曾明确对《财经》表示投资会追加,而就在两个月后,该消息得到证实。

  4月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到,今年全国铁路预计投产新线6600公里以上,比去年增加1000多公里,其中国家投资近80%将投向中西部地区。一名相关人士当时透露,此时已确定投资追加至7000亿元。

  时隔仅一周,铁总又调增了今年的铁路建设目标:一是新开工项目由44项增加到48项;二是全国铁路固定资产投资由7000亿增加到7200亿;三是新线投产里程由6600公里增加到7000公里以上;四是33个开展前期工作项目,必保10个项目在年内完成可研批复。

  “中西部市场的开启为铁路发展带来新的机遇和空间,但历史债务包袱和市场化转型的压力都很大。这一轮的‘扩张’注定和原来不同。”上述接近铁总人士称。

  数据难看引发后劲担忧

  从去年12月开始,铁总官就没有再更新投资数据。北京交通大学赵坚对《财经》分析称,不更新可能是因为数据太难看。尽管这只是猜测之一,在数据层面的确一直表现疲软。

  首先是2013年的数据,按官方说法是完成投资目标。但本报获悉,去年的投资目标没有完成。

  此外,铁总相关部门向本报确认,今年1~3月份,全国铁路完成基本建设投资545.1亿元,同比增加119.2亿元、增长28.0%。官方报道称,铁路建设保持了加快推进的良好态势,但市场和学界普遍认为堪忧。尽管一季度投资实现了同比增长,比照全年超过7000亿的投资总额,这一数据就十分难看。

  难看的还有货运数据,作为铁路系统的盈利来源和铁总成立后的重点改革领域,货运今年以来的表现并不让人满意。尽管货运数据受到宏观经济的影响,但对冀望货运改革的铁总来说仍是不小的打击。

  一季度,全国铁路货运发送量完成9.571亿吨,同比减少3.71%;货物发送量完成9.567亿吨,同比下降3.56%,创下了2011年以来铁路一季度货运量的值。其中,国家铁路货物发送量完成7.73亿吨,同比下降4.45%。从铁路局角度看,全国18个铁路局(公司)中,14个铁路局的货运发送量呈同比下降趋势。

  “尽管政策和规划上都红红火火,但数据的疲软还是让市场观望情绪很重。”前述接近铁总人士称,铁路系统的不够透明、不够市场化,再加上目前数据不好看,这将为引入外部资本带来一定困难,“不确定性因素还比较多”。

  上周四,2014年度期铁路建设债券在银行间市场招标发行,额度200亿,期限10年,投标利率区间为4.90%~5.90%。据参与投标的交易员透露,市场反应较为冷淡,终中标利率为5.78%。

  多项重大改革有望短期内突破

  吸引外部资本和民资入铁已经不是老话题,尽管各个层面隔三差五“吆喝”,民资观望情绪仍然浓厚。四川省发改委近日对外披露的《四川省2014年部分重点项目融资需求信息汇总表》显示,涉及成兰铁路、成贵铁路、西成客专等17个铁路项目,融资意向机构全部为银行贷款,民间资本占比均为零。

  在短期吸引民资无重大进展的情况下,国务院明确指出将在年内设立规模达到每年2000亿~3000亿元的铁路发展基金。

  建立铁路发展基金也非新话题,只因内部利益博弈而多年难以出台。前述接近铁总人士对本报称,初始化方案几年前就有了,去年底基本定下了方案,待国务院批复后就能立即执行。他认为,目前引入外部资本进入僵局的情况下,尽快建立铁路发展基金是有效的突破口。

  值得关注的是,在资金匮乏的倒逼下,铁总也逐步松口让出了“定价权”的核心利益。继发改委批复准池铁路允许自主定价之后,高铁客货运也开始尝试定价自主化。不久前,铁路系统曾大规模推出高铁快运服务。近日,京沪和京广高铁在原商务、一等座打折的基础上,开始小范围试水二等座打折,此举被业内人士认为是铁路客运市场化定价机制的破冰之举。

管理系统是什么
微信上怎么卖东西
网络营销的方式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