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宏信息港 > 旅游

加冕为王第0191章透支的代价

发布时间:2020-01-22 13:21:47

加冕为王 第0191章 透支的代价

唐宁注视着面前的金剑徽章圣骑士,看到了对方额头上的汗珠,突然狞笑起来。“这就是你强的状态吗,看起来你已经透支了自己的徽章,他的色彩在慢慢消失。”

约翰没想到像是即将碎裂的家伙竟然还能够开口说话,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口的徽章,徽章的确开始黯然失色,慢慢褪去金黄色的光泽,当圣骑士透支自己的圣光,发出的圣光级别超越自己的徽章级别,徽章会慢慢失去作用,直至变成一块废铁。

约翰的确是在透支圣光,因为他知道如果凭借正常的圣光已经不可能杀死对手,到时候死的会是他,他只能选择这样,这对于圣骑士的肉身同样具有严重的伤害,他咬着牙,紧紧按着剑柄。“在我的徽章完全褪色之前我会让你重回地狱。”

唐宁收起了笑容,面色更加恐怖,他的身体发生了异变,皮肤变得相当粗糙,暗沉,双目发出暗红色的光芒,约翰的面色相当震惊。“恶魔药剂。”

“看起来你还不算太傻,看的出来我的变化,不过现在有些迟了,你得为你的鲁莽和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唐宁的声音变得相当恐怖,他的后背上生出了如同蝙蝠一样的巨大双翼,黑色的气流开始压制圣光。

插入身体的圣剑发出一声脆响,瞬间崩裂,变成了碎片掉落在地面上,伤口快速愈合起来,就像是方才没有受过伤一样。

随着圣剑断裂,约翰胸口的徽章彻底失去了光泽,变的晦暗,他的徽章完全失效了,而面前的敌人却变的更加强大了。

约翰想要逃跑,依照目前的局势完全没有任何胜算,他可不想死在这里,当他想要转身的时候,一只粗糙的手掌伸过来,捏住了约翰的脖子,将他从地面上提了起来,他的双脚离开了地面,用不上力。

这时候弥漫的圣光已经完全消失了,唐宁猩红的双眼注视着被提起来的圣骑士,拧了拧眉,发出像是来自于地狱的冰冷声音。“现在看看谁才是即将死亡的可怜虫,永远搞不清局势的圣骑士,真令人失望,难道你们不应该为了维护教廷的威严而甘愿死去么,为什么要逃跑,看来你爱自己的性命胜过给予你一切的那位神,我说的没错吧。”

现在变成恶魔的唐宁手指长出了长长的指甲,就像是锋利的刀刃一样,将圣骑士带到了神像面前,丢在地上。“现在……告诉我,你是否忠于你的神,大声告诉我。”

约翰被吓坏了,瑟瑟发抖,挣扎着爬起来,看着面前恐怖的恶魔,面色苍白颤声说道:“你不能杀了我,我是教廷中年轻的金剑徽章圣骑士,受教皇的器重,杀了我教廷会不遗余力的追杀你,就算你如何强大,也不可能跟整个教廷作对。”

“真令人失望,我还以为来自于圣城的圣骑士会比那些胆小如鼠的教廷渣滓们要有骨气,现在看起来你跟他们一样没有任何区别,只能拿出这种老掉牙的东西来威胁我放过你。”唐宁坐了下去,长长的指甲摩擦着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按照我说的做,看着你的神,告诉他,你是否忠于他,这关系到你的生死。”

约翰被吓坏了,没有了徽章,他失去了曾经的那些勇气,比那些底层的渣滓还要狼狈,他匆忙转过头,跪在地上,任凭头顶的红衣大主教的鲜血滴在自己的头顶,颤声骂道:“我才不会忠于什么狗屎神明,我只忠于我自己。”

唐宁发出恐怖的笑声,他抬头看着教堂内的神像。“瞧瞧,可怜的神,你的信徒现在说了实话,你有何感想。”

大雪和狂风在教堂外面肆虐,冷风嗖嗖,约翰回头跪在地上,不断地磕头。“饶了我,我只是一个教廷的走狗而已,真正要对付你的是教皇,你应该去找他算账。”

唐宁低头,将约翰从地面上提了起来,拧眉怒吼。“一切都太迟了,你以为我真的跟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一样没有朋友吗,有时候只是为了他们,但现在你杀了史塔克,我得让你为他偿命。”

“你答应过我,只要我按照你说的做,不会杀我。”约翰惊恐叫道:“你得兑现你的诺言,就算恶魔也不能说谎话。”

“我只是说这关系到你的生死,如果你能够表现的英勇无畏点,我才会放过你,但你没有,你就像是可怜虫一样求饶。”唐宁伸手剥去了圣骑士身上的衣服,将那位教廷的红衣大主教从红绸上放了下来,之后将洁白无瑕的圣骑士挂了上去,锋利的指甲穿透了圣骑士的胸膛。

圣骑士发出惨叫,脑袋垂了下去,唐宁抬头看着神像。“现在看看,你的圣骑士一丝不挂的来到这个世界上,现在我将他一丝不挂的送往你的世界。”

回过头,红衣大主教已经死去了,因为窒息和流血过多,他的面孔苍白,皮肤就像是褶皱的纸一样,唐宁将红衣大主教扛了起来,他得迅速前往圣骑士那里,看看那里的战况怎么样。

扛着红衣大主教走出了教堂,现在是深夜了,疯狂的大雪和狂风让街道上相当冷清,踩着积雪前行,恶魔可不会害怕寒冷。

走出了一段路程,他的身体开始急速复原,同时他的身体相当难受,像是被炽热的火焰燃烧一样,这是变身结束之后的副作用。

先前跟那名金剑徽章的圣骑士战斗,在圣骑士透支自己的圣光战斗的时候他变的相当吃力,所以他打破了禁忌,使用了恶魔药剂,这份恶魔药剂并非是他自己炼制而成,而是来自于凯瑟塔的传奇炼金术师艾萨克牛顿的杰作。

离开凯瑟塔的时候艾萨克牛顿叔叔将两份由他制作的强大恶魔药剂送给了唐宁,并且叮嘱。“孩子,当你遇上生命危险,你的实力不足以应对的时候才能够使用,因为这些恶魔药剂会严重伤害你的身体。”

通常由炼金术师炼制的恶魔药剂给别人使用不会产生太大的问题,但传奇级别的炼金术师炼制的恶魔药剂只能够自己使用,因为传奇炼金术师炼制的恶魔药剂太过大,需要特殊的体质才可以,别人的身体无法承受。

唐宁自己炼制的恶魔药剂在先前那种环境中无法战胜金剑徽章的圣骑士,所以他才冒险使用了来自于传奇炼金术师艾萨克牛顿叔叔的恶魔药剂,他取得了胜利,现在副作用出现了。

他的体内像是拥有一团剧烈的火焰在燃烧,燃烧着他的内脏,而他的体表却因为现在的气候能够感受到寒冷,冷热交加,冰与火的双重打击。

任何透支超自然力量的行为都有副作用,无论是先前的圣骑士约翰威尔逊,还是现在的自己,唐宁咬着牙,忍受着双重打击继续前行,他必须要赶到旧教堂所在的地方。

积雪已经埋没了他的膝盖,现在每一步对于唐宁来说都是挑战,巨大的挑战,一旦倒在这寒冷的积雪当中,等待他的可能性只有死亡,在雪地里面躺一夜没有人能够活下来,尤其是这种恶劣环境下的雪地。

“不能倒下,必须坚持。”唐宁默念这这句话,他的身体散发着蒸汽,在体表会因为寒冷的环境迅速凝结,在体表形成冰层。

现在看起来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他,只能凭借自己的意志,深一脚浅一脚,黑夜中长路漫漫。

旧教堂中,圣骑士赛博坦的浑身银白色铠甲上沾满了鲜血,他的后背上生出洁白的双翼,站在旧教堂的中心,手中握着同样闪烁着强烈圣光的圣罚之枪,扫视着周围地面上的尸体,尸体铺满了地面,血水流动的时候从地板缝隙中流下去,发出溪流的声音。

更早之前来到这里的那些圣骑士没有兴趣听赛博坦的解释,他们只想杀了赛博坦,拿到赏金,这让赛博坦相当愤怒,不过同时他也明白过来,他的同伴唐宁并没有去买吃的,而是去了教堂告密,他被耍了。

得知真相的赛博坦相当痛苦,但在两名金剑徽章圣骑士以及七名银剑徽章圣骑士,还有二十几名其他徽章圣骑士的包围下,他没有机会突围,一个回合,赛博坦就被击败了,他被对方抓住。

一名金剑徽章圣骑士想要当场处决赛博坦,因为叛徒无论生死都能够得到教廷的悬赏,死人明显更加有把握,路上不会出岔子。

他的圣剑插入了赛博坦的胸膛,赛博坦的鲜血从胸口流出来,他以为自己要死亡了,但他被唐宁欺骗和教廷这些不愿意听他解释的家伙们彻底激怒了,接下来那些圣骑士遭遇了恐怖的事情。

觉醒的维尔马伦用圣罚之枪将所有的圣骑士全部杀死,战斗结束的相当快,这些圣骑士在天堂守护者的圣光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与上次有些相似,赛博坦保留了自己的思维,他察觉了自己的变化,站在尸体堆中,无情的看着那些尸体,眼神冰冷的像锐利的刀锋一样。“为什么,你们连认真听我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

他的脑海中传来空旷的声音。“孩子,你的清白不需要任何人证明,你就是正义的化身,视你为叛徒的人他们不配成为神的子民。”

赛博坦听着脑海中传来的空旷声音,愤怒道:“你是谁?”

深圳曙光医保补牙
苏州市立医院
济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新疆牛皮癣医院地址
沈阳男科医院排行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