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宏信息港 > 旅游

荒岛求存 139,漂流瓶

发布时间:2020-01-07 23:56:56

荒岛求存 139,漂流瓶

弓箭制作完成,不锈钢的弓身,好几股鱼线的弓弦,箭矢的制作利用榫卯的方式将箭头跟剑身连接,之后再经过简单的研磨之后,箭头的穿刺力跟锋利度都足以取人性命。

“快来试试这个不锈钢的弓箭好不好使!”林雨汐很想知道铁质弓箭的杀伤力如何,这个看上去蛮厉害的。

韩雪凝也站在一旁专注的望着赵云翔,一个是俏皮可爱的妹子,还有一个是温文尔雅的女老师,俩妞长得灵眸皓齿,肤白貌美,气质清灵出尘,让赵云翔一阵眼花缭乱。

“让你设你就设,在这里瞎琢磨什么呢?”林雨汐怒视着这个屌丝,一看这货笑的这么猥琐就知道在想什么坏事。

“让你们看看真正的技术!”

站在庇护所里朝着远处的竹林瞄准,不锈钢的弓身特别好用,拉起来不用担心会将弓身拉断。

因为从木质的弓身转变成金属的,这韧性成倍的增长,赵云翔用尽7分力,并没有把弓箭拉成满月,并没有达到蓄力的状态!

“嗖~!”

箭矢快速的射出去,并没有触发蓄力一击,不过这一击却是很恐怖,铁质的弓箭跟木质的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啪咔~!”

箭矢准确无误的命中竹竿,从中间贯穿而过,命中不远处的一棵竹子!

这一箭竟然贯穿一棵竹子之后,再次命中一棵竹子,而且箭矢完全贯穿了第二棵竹子,落在了地上!

“厉害!”

“好棒!”

俩女由衷的赞叹道,赵云翔这货的确很有天赋,锻造出来的弓箭看着很沉重,但是用起来却是无比轻松。

“嗯,比想象中的要好很多,我在做几把武器,先给你们做两柄铁质长矛吧,用长矛的话安全一些!”

赵云翔的砍刀已经重新锻造了,而且他又锻造了一把,经过研磨跟冷水淬火之后,现在正在炭火里进行着原始渗碳工艺,在刀刃上涂满一层泥巴,埋在带着点点火星的木炭中。

渗碳工艺也是热处理中的一种,就是在金属表层利用碳化的原理附着一层渗碳层,从而使金属更加光滑,没有过多的毛刺,增加锋利度。

“武器先不重要,我觉得你有必要先把篱笆院做好,然后再处理一下那只狼,你管着放血剥皮,我切肉!”林雨汐指了指地上那只死翘翘的狼。

这家伙自寻死路,想吃妹子追到海里面,结果被俩凶悍的妹子反杀!

一行三人来到海边!

此刻已经是下午,太阳那灼热的温度削减了不少,海边空气带着一丝咸湿跟清爽,站在这里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蛮有视觉感的!

林雨汐跟段雪凝负责清理那条巨型鱿鱼的触须,这条触须等会可以做铁板烧,不过这么大一条一顿肯定吃不掉,所以必须得弄成鱿鱼丝那样的小鱼干。

海里面的鱼笼陷阱中有所收获,诱饵是野猪的内脏,长时间寖泡在海里,此刻早已被泡的发白,一只螃蟹正在夹着猪肠子,然后捣进嘴里咀嚼,那板牙正在摩擦食物。

几条银色小鱼在鱼笼陷阱里跳跃翻腾,似乎是在这个笼子离开了海水!

赵云翔并没有打算吃这些拇指粗细的沙丁鱼,现在食物有很多,没必要去祸害这些小生命!

不过鱼笼里的这些内脏都被泡的发胀发白,甚至还有一股恶臭传来,已然无法使用了,所以只好丢弃,至于新的诱饵用狼的内脏即可!

处理食物的办法还是海边清洗,狼已经死透,放血,剥皮,解剖,将内脏取出来扔进鱼笼陷阱里,再次丢进海水里。

一只狼的体重大约在80斤左右,去掉骨血内脏皮毛之类的,能食用的肉也不多,而且这只狼很瘦,几乎找不到肥肉,而且肉质的味道不咋地,有一股淡淡的腥臊味。

这股味道来源于狼的腺体,那是位于菊花处的一个东西,赵云翔将其切除,然后埋在沙滩上,这东西的味道太足了,丢在海里喂鱼都怕把鱼熏晕了。

“赵云翔,你看看我们找到了什么!”林雨汐跟韩雪凝把鱿鱼的触须洗干净之后又在沙滩上巡视了一圈,发现甚多!

瓶子、拖鞋、泡沫、这种海洋垃圾多,而且也不缺,当然妹子还找到了一个玻璃瓶,瓶子里有东西!

漂流瓶!!

是的,这是一个漂流瓶,透明的玻璃瓶被密封的很结实,里面有一张被折叠的纸张,还有一个黑色的小塑料袋子,里面装着许多颗粒状的物体,但是看不清是什么!

“漂流瓶,没想到我竟然可以捡到漂流瓶啊!”林雨汐很激动,貌似捡到漂流瓶是一种很神奇很好玩的事情。

“我觉得咱们可以打开瓶子看看里面是什么,这个好像是一封信!”韩雪凝晃动着瓶子,然后拧开瓶盖。

纸张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一些英文,对于赵云翔来说这就是天书,林雨汐作为一个学霸倒是能看懂!

“这是一个小女孩的信啊!”林雨汐看了一眼之后,微微一笑望着赵云翔,“要不要我来给你翻译?”

“不用,韩老师来吧,她是英语老师!”

韩雪凝看了一眼开始翻译,“从小我就没有妈妈,是奶奶一手把我带大的,我能够跟妈妈沟通的只有一张照片,还有她遗传给我的先天性白血病,医生诊断说我活不过25岁!”

“在我有限的生命中,我觉得自己得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我很喜欢种一些蔬菜瓜果之类的,喜欢照料这些顽强的植物,它们从一粒种子慢慢萌芽,破土而出,长成各种形态的植物,之后硕果累累,留下种子,我觉得这是展现生命的一种形式,也可以理解为更替再生……”

“我的病情恶化了,病魔使我无法再继续栽种照料这些可爱的植物,有缘人,当你捡到这个瓶子的时候,我可能已经离去,希望你能帮我种下这些种子,慢慢等着它们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韩雪凝念完之后,眼眸中泪光闪烁,林雨汐也在悄悄抹泪,这封信听的令人揪心。

“咱们来看看种子吧!”赵云翔的内心也很压抑,有着说不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本小说读完了一样。

上海市静安区中医医院怎么样
荣成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宁哪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洛阳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徐州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