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宏信息港 > 娱乐

诛天武神 第894章 忐忑

发布时间:2020-01-16 17:08:35

诛天武神 第894章 忐忑

何谓梦?

何谓现实?

一直以来,梦都被认为是虚幻的,是假的。

但是,真的如此吗?

吃饱了不会饿,身体受伤了会痛,伤心了会流泪,高兴了会笑,碰到心动的人心会砰砰跳??????

这各种各样的感官、感觉,便是现实。

说白了,现实,也不过是各种各样的“刺激”在大脑中产生的各种各样的感觉。

但,如果在梦中,也会有同样的感官和感觉呢?

书千澈两年多的每个梦,梦中所发生的一切,都在她脑中形成和现实一样的感官与感觉。

所以,梦是假的,但梦中,书千澈的七情六欲,却是真的。

她在梦中爱上了萧让,当她睁开眼,也无法忘记萧让,因为对她来说,梦是真实的。

这一切太过匪夷所思,沈蒹葭花了好大一会才理解书千澈的意思。

不过,之后,又一个巨大的疑问产生了。

到底是谁,对书千澈的梦动了手脚?

“难道是肖方?”

沈蒹葭想起了一个名字。

她不知道肖方的具体能力,但是肖方却是她知道的一个具有和梦相关能力的人。

“两年前,父亲赦免肖方,肖方便带着妹妹离开皇城,无人知其下落,两年了,更不知道他跑到哪,要如何才能找到他?”

沈蒹葭感觉一阵头大。

就算对书千澈梦境动手脚的人不是肖方,她也要找肖方,肖方对梦比她们任何人都懂,说不定他还可以“治愈”书千澈呢。

“对了,当初父亲本来是要处死肖方的,萧让出面才救下肖方一命,萧让会不会知道肖方的下落?”

沈蒹葭突然想起了一个关键问题。

“走,妹妹!”

沈蒹葭拉着书千澈就走。

她坐不住了,她要马上去找萧让。

“去哪?”

书千澈警惕无比的看着沈蒹葭。

她竟然产生了一种玄而又玄的预感,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应该是要见到“丈夫”萧让!

“去找萧让。”

沈蒹葭道。

“我、我还有事。”

书千澈哪里肯去。

现在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萧让。

在她心中,萧让是和她相濡以沫相敬如宾的丈夫,可对对方来说,她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路人。

这太不公平了!

“书千澈,你给我听好了,这个问题必须解决!”

沈蒹葭不理会书千澈,拽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姐姐啊,能不能,让我准备准备???”

“妹妹啊,没时间了啊!你和廖万里的婚礼在即,根本拖不得,难道你想眼睁睁看着泗水被灭国吗?”

“灭国什么的,说的好像也太严重了吧?”

“严重你个大头鬼啊!十日后如果你不能在山和廖万里完婚,宗便会在天下群雄面前丢脸,泗水灭定了!”

沈蒹葭生拉硬拽,将书千澈给拽走了。

她理解书千澈还没准备好去找萧让的心情,但是她还必须拽着书千澈去,将书千澈抛开自己去,她根本就不放心!

就书千澈现在这种状态,沈蒹葭真怕自己如果不看着,这妮子一个忍不住就跑去找廖万里退婚的可能灰常之大。

这险冒不起!

沈蒹葭拉着书千澈找到萧让的时候,萧让正和萧琦雪切磋呢。

嗖!

燕子飞梭快到让人发指,甚至连破空声都已经消失不见,已经近乎成为透明的一击。

叮!

一声轻响唱起。

萧让两根手指头夹住了燕子飞梭。

“不错,雪儿,你现在的实力,配合大预言术和神术,天合境之下,已经少有敌手。”

萧让点点头。

亲自验证过萧琦雪的实力后,他才真正的放心了。

“靠,真是个变态,两根手指就夹住了燕子飞梭,那虽然是残次品,但好歹也是绝级武兵啊!”

看到这一幕的沈蒹葭和书千澈,都被震撼的张大了嘴巴。

“你们俩,是有什么事情吗?”

又和萧琦雪切磋了几招,萧让终于将目光落在了沈蒹葭和书千澈身上。

“没、没事。”

书千澈好像一个受惊的小兔子,转身就往外跑。

“有事,大事!”

沈蒹葭连忙拉住书千澈。

“没事!”

书千澈身体一震,直接将沈蒹葭的手震开,撒丫子就跑路。

“萧让!”

沈蒹葭没有去追,而是对萧让轻喝。

书千澈修为本就比沈蒹葭高不少,如果书千澈一心想走,沈蒹葭根本就拦不住,所以沈蒹葭才会求助萧让。

“站住!”

萧让冲着书千澈大喊了一声。

虽然他到现在对两女的表现都还是一头雾水,不过沈蒹葭如此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吱嘎!

萧让本来还想伸掌将书千澈给吸住呢,没想到,他那么一喊,书千澈竟然好像一个乖宝宝,自己就停下了。

“书千澈这么听话?”

萧让有些奇怪。

沈蒹葭又连忙跑过去,将书千澈给拽过来。

“书千澈,你修为高是吧,你再高能高得过萧让?给我听好了,这件事情必须要解决,逃避是没用的!”

沈蒹葭又狠狠的训斥起书千澈来。

一手抓着书千澈,沈蒹葭看着萧让,大声道,“萧让,书千澈爱上你了!”

她是故意这样的,先将书千澈内心的秘密告诉萧让,打书千澈一个措手不及,免得再生波折。

书千澈果然猝不及防,没想到沈蒹葭一上来就说这个。

“沈蒹葭!!”

书千澈脸蛋红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第二次震开沈蒹葭的手,直接冲天而起,想要飞走。

“下来!”

这次不用等沈蒹葭开口,萧让便直接伸掌将书千澈给吸了下来。

“萧让,求求你了,让我走吧。”

书千澈低着头,声音小的像蚊子。

“沈蒹葭说的,是真的?”

萧让问道。

“求求你,让我走吧!”

书千澈都要哭了。

“好,那你走吧。”

萧让放开了手。

既然书千澈如此想走,而看样子沈蒹葭好像什么都知道,问沈蒹葭就是,就不为难那受惊的小兔子了。

“不能让她自己走!”

沈蒹葭连忙道。

她还惦记着沈蒹葭随时会暴走退婚这件事。

“雪儿,你先带书千澈去玩吧。”

萧让看了萧琦雪一眼。

“不要嘛。”

萧琦雪不太情愿,她还想看戏呢。

“去!”

“哦。”

再次被喝,萧琦雪撅着嘴,拉着书千澈的手走了。

内乡县中医院怎么样
平定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长春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酒泉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无锡治疗睾丸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