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宏信息港 > 养生

传奇族长 第六百零八章 大荒传召 诸部慑服!

发布时间:2020-01-16 17:38:45

传奇族长 第六百零八章 大荒传召 诸部慑服!

战功称号,乃是人族强者地位的象征,若是那般轻易的能够让人获得,就显得太不值钱了,不过亘古以来,人族繁衍莽荒,族民亿兆,而且随着武者的实力提升,生命层次进化,所获得的寿元更是成倍的增加。

这般庞大的族民数量堆积下,在加上漫长的岁月,哪怕有着一些陨落,所积累下来的强者也是一个恐怖的数字,这也是人族以一族之力,守护人界大地,地抵御百族征伐的底蕴所在。

庞大的族民基数,衍生出更多的强者,当然人界大地厮杀不绝,可以说在人界大地上,无时无刻不在流血,无尽岁月以来,为了生存繁衍,早已经演变成了一种为平常的一幕。

就在萧晨的疗伤之时,古元部落的战使,已经向着麾下附庸战部而去,传达古元部落的诏令。

落龙领地中域,凤溪部落。

这个原本在数年之前,不过是一座为普通的下品部族,不要说放在莽荒大地,就算是放在落龙领地之中,也是十分弱小的部族。

如今经过数年的发展,却是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古元部落对于治下的各大部族十分的宽容,而且每一年的年祭之时,都会举办易物大会,拿出大量的武道大丹,神兵利器,甚至是功法典籍出来。

对于下品战部的来说,实力弱小,困守部族方圆数千上万之地,根本很少与外界联系,这些东西,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梦寐以求,却无从所得的宝贝,而古元部落麾下部族提供了开拓眼界,增加实力的机会。

啾!

天穹之上,一道青色的身影划破虚空,这是一头数丈大小的青羽鹰,鹰背上有着一名炼血境后期的武者,正是古元部落的所派出的战使。

这名战使乃是属于古元部落大长老执法殿之下,专事传达诏令,刑罚,监督职权,此刻整个古元部落治下的疆土范围内,有着百名如同他一般的战使,正在奔赴各大附庸部族。

早在战使出现在实数十里之外,就已经引得凤溪战部的注意,如今的凤溪战部的族长,乃是溪槐的儿子溪连。

上代老族长在两年前达到了炼血境圆满境界,就将部族的族长之位传给了他的儿子,如今整个凤溪战部,炼血境武者数十人,就算是炼血境圆满境界的武者都有着三位之多。

“见过战使!”

不过此刻部落山城外,依然是上代族长溪槐为首,后面跟着一众凤溪战部的武者,也有着一些部族年轻武者跟了出来,想要见一见上邦战使的风采。

“溪老族长,本使前来传达族长大人的诏令!”

闻言溪槐再次躬身,十分恭敬的说道“不知道上邦宗主部族有何诏令。”

不外乎溪槐出现,这月余以来,古元部落已经派出战使,转达了两次诏令,在这数年以来乃是极为罕见的想象。

溪槐的恭敬,令古元部落的战使十分的满意,虽然他也明白这份恭敬,并不是对于他,而是敬畏他背后的部族,但是身为一名强大部族的族人,这难道不值得骄傲。

“族长大人有令。”战使沉声喝道,随即抬眼望了望了眼前的众多武者,接着说道“凡我古元部落麾下下品战部,有发现矿脉铸材,上报我古元部落者,不吝赏赐。”

“免除其部族百年贡赋!”

“允许其部族选派十名武者,进入古元部落修炼,一些所需等同于我古元部落年轻一辈。”

“无论是修炼资源,还是所修炼功法典籍,古元部落对所有武者培养一视同仁,更是可以加入我古元部落战师,若是能够立下战功,允许其返回部族之时,将一身所学在自己的部族传承下去。”

什么!

闻言,凤溪战部的武者更是一片哗然,特别是一些年轻的武者,更是眼中爆发出一抹热切的精芒,进入古元部落中修炼,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情,高阶功法,武道大丹,修炼环境,这些都不是他们自家部族可难以媲美的。

“上邦战部有着一处聚灵阵法,天地元气浓郁到成液滴状态,传闻就算是重楼境的大武者,处于阵法中修炼都有着意想不到的好处。”

“上次年祭,我有幸前往了上邦部族,我可是听说了,那聚灵阵法已经成为了一个小型的洞天福地,被划分成为了数个地域,哪怕是元气为薄弱的地方,炼血境的武者,进入修炼一天,也抵得上外界修炼一个月的时间。”

“上邦战部也有着完整的修炼制度,传闻族人能够将采集狩猎所得的资源,换成部落贡献值,这些贡献值可以在部落中换取武道大丹,甚至更加高级的武道典籍,所以在上邦战部,只要有足够的贡献值,就能够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就算是那灵阵之内,凭借贡献值都能够进入其中修炼。”

“肃静!”

凤溪战部的族长溪连畜生喝道,虽然听到这番诏令他也是异常的激动,但是作为一族之长,却也是展现出了应有的气势。

“战使大人,这可是真的!”而风槐却是再次出声问道。

“不错!”战使的脸上有着自傲,方才凤溪部落众多武者的一议论,他却是听得十分的清楚,这些在古元的修炼资源,对于下品战部的武者来说,却是根本没有机会享受到。

“好了,溪老族长,本使告辞了,还有着其他的部族需要本使传达诏令,希望凤溪战部能够把握住,毕竟不是哪一个部族都有机会,获得我古元部落的全力培养的。”

“告辞!”

青羽鹰一声长鸣,再次张开一双翅膀,向着天穹之上冲去。

“老族长,上邦古元部落这些年来一直收拢上品的铸材,甚至灵材,现在更是想要我等将发现的矿脉禀报上去,难道上邦部族真的需要如此多的矿藏。”

战使的身影消失在天际,与部族的一些年轻武者不同,凤溪战部的长老却是想的更加的深远,但是古元部落吸纳部落武者进入其中修炼,却是让他们无比的眼热。

就算是年纪大的长老,也有着后代,谁不想自己的后辈有着更好的发展,能够获得更好的发展,唯有走出凤溪战部,前往更加强大的古元部落,才能真正见识到更加广阔的天空。

更何况这些走出凤溪部族的武者,等到几十年后返回部族,将一身学至上邦的武道传授下来,这才是真正的传承。

“机不可失。”溪槐老族长的眼中,闪烁着一抹精芒,这两年卸下族长之位的他,很少在过问部族之事,但是在整个凤溪部落中,他依然是所有人的精神支柱。

“这是我凤溪战部的机会,这些年的发展,我凤溪战部可以说已经进入了一个瓶颈,唯有让部落的年轻人走出去,前往更强的上邦部族,等到数十年后,将一身所学带回来,这样我凤溪战才能不断的积蓄底蕴。”

“我记得部族之中,有着一座上品赤蓝铁的微型矿脉,这些年来并未开采,将这座矿脉上报上邦部族,换的族中年轻一辈前往上邦部族修炼的资格。”

“可是!”

“没什么可是,如今我凤溪战部的铸材足以满足部族的所需,这座上品赤蓝铁矿脉早在百年之前就已经被族中发现,一直以来,族中的铸材并不十分的短缺,并未有开采,这次刚好物尽其用。”

执掌凤溪战部近百年的老族长的威势,深入人心,在他作出决定之后,纵然有着武者心有不甘,却是不在出声反驳。

“溪连跟我来!”

部落大殿中。

“父亲,您难道真的想要将那座赤蓝铁矿进献给上邦部族,我凤溪战部上品层次的矿脉,自从立族以来,也不过仅仅是发现了两座而已,还要将这座微型的上品赤蓝铁矿算在内。”

对于自己儿子的抱怨,溪槐却是答非所问“从现在起,你暂时不再是凤溪战部的族长了。”

什么!

“父亲,你……!”

“为父暂时代替你掌管部族一切事务,你好好准备,三日后,随我前往上邦古元部落,将上品赤蓝矿脉进献给上邦古元部落,到时候你就留在古元部落修炼。”

“为父已经老了,虽然晋升到了炼血境大圆满境界,但是重楼境却是无望,可是你不一样,你才不过三十,有着炼血境的修为,有了上邦古元部落的资源,和高阶的功法,有着很大机会成为重楼境的大武者。”

“这片大地上,也只有上邦古元部落,才能够让你有机会成为那重楼境的大武者,哪怕这个机会渺茫,付出在大的代价,为父也要为你争一争!”

“父亲!”溪连没有想到父亲竟然是这般的心思,用一座上品赤蓝铁矿脉,只为给他换得一个成为重楼境大武者的机会。

“好了,去准备吧,为父已经是炼血境大圆满境界,哪怕在在执掌部族百年也没有什么问题,只要你能够成为重楼境大武者,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般的一幕,在古元部落治下的各大附庸战部上演,并不是只有凤溪战部的老族长看的这般深远。(未完待续。)

辽宁朝阳市四院
全南县妇幼保健所
长沙治疗妇科费用
江门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武汉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