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宏信息港 > 法律

我要做天帝第四章大贾求子

发布时间:2020-01-22 20:55:22

我要做天帝 第四章:大贾求子

春去秋来。

昔日小小的破旧神龛早已远非昨日。

杂草尽除,泥尘远去,精致白石铺地,碧绿青瓦覆顶,薄薄清水洗净神龛,使其光明洁亮,其内神像更是精雕玉凿,形象也从初的老旧模样,换成了一个白衣飘飘的清俊公子,这是百姓们按照莫凌入梦的形象锻造而来。

而在莫凌的脚边,还有一个身着霓裳的软萌童女,不消多说,正是莫璃。

六个月的时间,莫凌终于重新夺回了这十里八乡的香火朝奉,现在的香火日日不曾断绝,各地有愿之人云集而来,同时也因为极高的灵验率而越发虔诚,而越虔诚的信徒所提供的香火,也越加浓郁。

直到即将入夜,人群才缓慢散去,莫璃满脸兴奋的奋笔疾书,从哪书上看来,记载了满满的之事,莫璃如同一个收账的小财迷,眼冒星光的看着这些,然后估算着这些事情大概又能赚取多少香火,越算,嘴角笑容越浓。

“莫璃,还不快去备饭,你家主上饿了!”

莫凌依靠在青瓦顶上,抱着封神录翻看着那洁白书页,也不知是否能看出一朵花来,莫璃听见莫凌的催促,连忙放下手中纸笔,小脸灿烂的转过身来:

“诶,莫璃这就去备饭,公子稍等。”

莫凌当然也不再需要饭食的供养,但莫凌却实在拒绝不了美食的诱惑,还是每日一餐夜饭,而且这些饭菜也不全是为了自己,也算是为手下人的一点福利。

饭菜具是朝奉信徒送来的贡品,食物极为精致,也免去了庖厨的烦劳,莫璃早已升为八品阴神,拥有了正式的童女身份,也能使用一些低微法术,两桌饭菜很快的备好,这些贡品具不是实物,而是附着其上的香火与虔诚。

但也保留了食物本身的美味,饭菜很快摆好,莫璃便又马不停蹄的跑到自己的小桌小椅面前做起财迷,小手舞的飞快,眉角笑意昂扬。

“这黑水,怎么还没来?”

看着饭菜摆好,莫凌慵懒的翻了一个身,微微不满的嘀咕一声,莫璃却是瞬间偏过头来望着莫凌:

“公子,要不你先吃把,我大哥他们可能还要晚点,这天色才将黑下,想必还在路上。”

莫璃刚刚说完,远处一群黑影便马不停蹄的冲到了面前,这群黑影远远的停在外面不敢靠近,只是默默低头等待,莫璃却是时间站起身来跑了出去,用自己小手飞快的抹去录在树上上辟邪符箓。

“大哥快进来,今天的人好多,你们又要忙一晚上了!”

这群黑影,正是黑水及濉河小鬼,现在之事极多,只靠着莫璃和黑水远远不够,莫凌故而挑选了五个各有所长的小鬼办事,抹去辟邪符箓后,黑水这才带着五鬼走近神龛:

“小鬼黑水/张元伯/刘元达/赵公明/钟士贵/史文业,拜见阴神大人。”

只见站在莫凌面前的六鬼,除了高壮的黑水外,还有五鬼,这五鬼都不是无名野鬼,而是常年在濉河跑河运的船夫,先后溺亡在了水中,家人虽为其立了牌位做了法事,但不知为何并未转世,一直留在了濉河之中。

莫凌看他们对当地环境熟悉,又善于跑腿,所以就雇佣而来,开出每月五香火与每日一夜食的酬劳。

看着人员到齐,莫凌这才飘下了神龛:

“既然人都到齐,那就吃饭吧,吃完饭尽快把之事完成。”

得到吩咐的众人立即坐下,对着饭菜大块裹哚,还不断发出大声的哄笑喧哗,两桌饭菜,一桌摆在神龛下方,一桌摆在神龛面前,莫凌与莫璃一桌,这些饭菜对莫凌已无作用,对莫璃也起效甚微,但对于黑水等六个小鬼,却是不可多得的补品。

一顿饭菜吃的是杯盘狼藉,莫凌淡望了一眼酒足饭饱的六鬼在莫璃哪里领取各自的任务,自己则是慢慢渡步走向神龛周围,每路过一处特定大树,莫凌便会随手一挥,一道辟邪符箓便被刻画其上,在黑夜散发着耀眼神光。

半年来莫凌早已对三术熟记于胸,更是日夜练习不曾懈怠,晚饭后复刻神箓便是日常的活动之一,远处的黑水六鬼,具已领完任务,各自奔忙,莫凌心想又是一日蹉跎,带着一丝惆怅向着神龛回去,准备再研习一下封神录,看看有什么方法可以将自己升为九品地神。

但也就是在这时,莫凌突然抬头望向远处,一队人影举着火把灯笼从哪道路上疾行而来。

...

年进七十的李大志算是这十里八乡的地主,更是整个蜀郡数一数二的大贾,虽享尽荣华富贵,更是当地牵头的士绅,可谓名利双收,但李老爷却也有一道缠绕一生的心病,李家代代单传,而到了李大志这一代,马上就要绝后了。

“快点,快点,你们都快点儿!”

李老爷坐在颠簸的轿子上,掀开窗帘,焦急的催促着随行之人,六名抬着大轿的壮汉跑的满背沁汗,双腿无力,但却架不住自家老爷的催促,不断加快速度。

年老的管家举着灯笼一路小跑伺候在左右,佝偻着腰,不断喘着粗气,右手举起宽松长袖一刻不停的擦拭额头虚汗,五六个家丁护卫前后,管家上次不接下气的回复李老爷:

“老爷勿需着急,前面就是白神神龛,多片刻便可到达。”

“哎呀!你家老爷我都要绝后了,能不急吗?”

狠狠训斥了一下管家李老爷复又坐回轿内,轿子内却不止一人,还有一个身着青衣的年老道士在闭幕养神,手中所持拂尘挂了一颗硕大白玉,只一望去,便知价格不菲。

“赵神仙,你说这个什么白神靠谱吗?”

李老爷满脸焦急,那道士则是微叹一口气睁开自己的眼睛,不急着回答,先是打了一个道礼,摆足了架势才慢条斯理的说道:

“这白神也是近年兴起,听闻极是灵验,若真是如此,想必还是有些道行,那把此神请回家中,必保夫人与胎中幼子。”

“我那管什么夫人,我只要她肚子里的孩子,我已经七十了,要是这个孩子没了,我李家就真的绝后了!”

坐在轿中的莫凌听着眼前两人的交谈,看来又是一个求子的,虽然从未办过,但想来也不会太难,莫凌倒也没有太过担心,只不过这求子之人排场却是不小,如果能够好好笼络,想必回报会远超那些乡民与小地主,甚至修建庙宇也不是不可能!

说不定自己突破地神的契机就在其中。

李老爷的轿子到了神龛面前,轿夫们几近瘫痪的躺在地上大口喘气,管家却是继续搀扶着自家老爷向着神龛走去,莫璃坐在自己自己的椅子上拿着笔墨做好了准备,莫凌也是回归神像,等待着李大志说出自己的愿望。

但是这一说不要紧,却是让莫凌皱起了眉头!

原来这李老爷所求之事,并非求子这么简单...

李老爷辛苦一生才得了这偌大家业,但连娶了二十多个老婆,却始终未降一子,直到年近70几近绝望之际,才老来得子,欣喜若狂的李老爷自然是大宴宾客,对着夫人百依百顺,甚至连休了三个夫人看不过眼的老婆,结果却是不知道惹到了谁,这夫人仿佛被下了咒一般气血大弱,这气血衰弱倒也好办,李老爷从不缺天灵地宝,多吃点也就补回来了。

但有一事却是难为了李老爷,那就是夫人连说:见鬼!

惊吓之余夫人胎气大乱,连看了好几个名医都说此病无药可医,虽开了一些安胎之药,却也不是长久之计,前后请了不少道士和尚、甚至西域喇嘛都来做法也无济于事,直到碰见了眼前这个道士才点明了原因。

夫人并非气血衰微,而是这三盏人火被人下咒灭了两盏,只余一盏自保尚且不足,更何况保胎了,再加之李老爷家大业大,想要转世之人数不胜数,现在没了护体人火,甚至不少恶鬼、厉鬼都有了抢胎的可能,所以这才日日徘徊左右等待着生产的那一刻。

而没了人火护体,夫人自然日日得以看见这些鬼怪,这才有了后续之事。

听明白前因后果的莫凌心知此事不好办,但那李老爷也是有备而来,先不说这满地的粗厚香火,瓜果贡品,更是直接许愿若事有为,要为莫凌修庙宇、谋册封,前两者莫凌早已不再动心,但是后面两个,却是让莫凌的心肝砰砰直跳。

说完情况后的李老爷复又乘轿离开,看着一行人渐渐远去,莫凌却是咬咬牙,下定了主意。

“干了,干一票大富大贵,而且只是保胎,把那些恶鬼厉鬼驱离便可,应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干完这一票,自己就能得庙宇得册封,别的不说,一个土地总是要有的。”

莫凌的呼吸微微沉重,莫璃则是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所记之事,不知这种事情又能得多少香火?

襄阳市人民医院
青海省第五人民医院怎么样
重庆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上饶市男科医院地址
梅州有没有治白癜风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