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宏信息港 > 法律

妙手天师在都市 第四百八十七章 妖刀姬与蝎子米丽

发布时间:2020-01-16 20:53:27

妙手天师在都市 第四百八十七章 妖刀姬与蝎子米丽

就在张宇练习各种技巧的时候,上井飞羽终于辗转躲避修道者的追捕,坐船回到了东瀛。

连续几个月的躲避生涯让他吃尽苦头,他终于见识到华夏大地修道者人才辈出,几次都差点落入修道者陷阱里,还好他狡猾,这次数次都躲掉。

他用摄魂术控制了一个渔船的老板,躲藏在船内,然后潜伏到过往的轮船上,这才回到东瀛。

他狼狈不堪,衣服破烂不堪,如同老了几十岁。他刚回到东瀛就联络到当地的组织,将他的事情汇报给流风一族。

休息几天后,他接受召唤回到了东京,富士山下的一个小木屋里,这里冬天樱花刚刚盛开,让白雪皑皑的富士山再次妆点的生机勃勃。

可是这时候的上井飞羽满头大汗,他想起组织森严的规矩,不由暗暗祈祷。

“事情失败了?到底怎么回事?”在房间里,上井飞羽匍匐在地上,不远处阴暗角落里,一个苍老的声音问道。

“是这样的......请宗主原谅!”上井飞羽心中升起希望,他匍匐在地上将事情都说了一遍,还着重提起小岛山人故意招惹华夏修道者,所以才造成那么大的损失。

“事情真的是这样吗?我可不希望被人欺骗。”那苍老声音说道,一个白发苍苍满眼眼屎的老头问道,别看老头瘦弱,可是身强力壮的上井飞羽根本不敢反抗,因为这老头就是流风一族剑圣流风卜传,传说从来没人见过他的剑,见过他的剑的人只有死人。

他虽然多年没有出道,可是流风一族大权却稳稳掌握在他手中,别看上井飞羽牛逼,他现在大气都不敢出,因为他感觉至少有七八道强大的气息牢牢的锁定他。

“是这样的。还请宗主给我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上井飞羽满脸汗水说道,他见老头没有动静,咬了咬牙,抽出随身的肋差对着自己的手臂砍了下去。

鲜血四溅!断手掉地!

上井飞羽连忙用给自己止血,脸色苍白的将断手递过去。

“还请宗主给我一个机会!”上井飞羽匍匐在地上继续说道。

日本原本就有这种断指的习惯,如果犯了错误,你断指的话,别人如果原谅你,就会收下。

这次流风一族据点被拔出,行动失败,按照流风一族的规矩,他死罪难逃。

“哦,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个机会,一个月内拿到陈家世代守护的印记。”老头看也没看断手,自顾自的说道。

“哈伊!”上井飞羽这才松了口气,他站起身来跌跌撞撞的离开那小木屋,心中发誓这次要不择手段。

回到自己住处后,刚坐下来,就听见有人敲门,上井飞羽心中一动,傀儡仆人连忙上前打开门。只见一个面目清秀的年轻人走进来,上井飞羽看到他身上穿着的小姓的衣服,不由恭敬异常。

“宗主知道你的式神已毁,决定将这妖刀姬给你使用。”小姓掏出一个木盒子放在地上。

妖刀姬,上井飞羽看着那木盒子不由的傻了,要知道妖刀姬可是流风一族守护式神之一,擅长幻术,两柄武士刀威力巨大,比他的飞头蛮不知道好多少倍。

“谢谢宗主,我一定在一个月内拿到陈家的印记。”有了妖刀姬的上井飞羽心中大喜,他连忙承诺道。

小姓点点头,这才告辞离去。

上井飞羽目送小姓背影离开,他手腕上的疼痛早已被丢到九霄云外去了。他单手打开木匣子,能看到木匣子里有个红色的洋娃娃,洋娃娃特别漂亮,双目通红,华丽的和服背后,两柄武士刀特别注目。

妖刀姬,鬼将等级式神,专门用会剑术的年轻女人灵魂融入洋娃娃炼制而成,特别邪恶,威力也特别巨大。上井飞羽能感受到宗主对于陈家印记的渴望,既然如此他要好好策划一下,再次进入华夏境内。

他这时抽出肋差狰狞的笑着,在断腕上划了一刀,只见鲜血再次涌出,滴落在洋娃娃上,那洋娃娃仿佛特别有灵性,它迅速吸收完上井飞羽的血液,双眼闪过一丝红光。

“出来吧!妖刀姬!”上井飞羽狰狞着面孔吼道。

“是的,我的主人。”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挥舞着双刃出现在他面前,唯独她眼神充满了残忍和邪恶。

陈家以快速度平息了内乱,陈天明这件事情查了很久,只知道是东瀛人在捣乱,无奈之下,他只好托关系请了两个炼气七阶的修道者当作保镖。而他的兄弟被发配到了东南亚开拓公司,他将在那里度过余生,如果今天没有去酒吧的话。

夺权失败后,来到东南亚某小国,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

每天除了女人就是酒,颓废之极,这天中午他好不容易清醒过来,感觉脑袋如同被几把刀叉搅动般疼痛,喉咙干疼不已。他条件反射去拿酒,那知道屋子里的酒早被他喝个干净,地面上到处乱丢着酒瓶子。

他摸索着将所有酒瓶子都摇了摇,终叹了口气,胡乱穿起衣服,偏偏倒倒的向近的酒吧走去。

很快来到闹哄哄的酒吧里,这里充斥着浓烈的汗味和臭味,按照以前不会来这里的,因为这里又脏又差,还有不少小偷在酒吧里徘徊,他光钱夹子就掉了几个。

还好他在这里消费多,出手阔绰,有酒吧人照看到,还没有哪个不开眼的继续偷他的东西。

“来瓶好酒!”将一把钱砸在酒吧吧台上喊道。

“陈少爷,又来了?好酒马上就来。”那吧台上的吧员接触华夏人比较多,也会那么几句华夏语,他一把抓过钱币,然后从吧台上掏出一瓶酒递过去。

“妈的,这也算好酒?”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威士忌,叹了口气,在国外想喝点国内的酒都不行。

他咕咚咕咚灌了几口,感觉脑袋疼痛好多了,酒精又开始麻痹神经,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酒吧里响起嗡嗡的骚动。

他一般这个时候都是埋头灌酒,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他鬼使神差的回头望了一眼,顿时惊呆了。

只见一个穿着性感的黑色头发美女走进来,她穿着高跟鞋,让浑圆的大腿更加笔直修长。胸口深深的事业线挑动着男人们的眼球,那不盈一握的动感腰肢让舔了舔嘴唇,性感是她的大眼睛,散发着无穷无尽的魅力。

一只褐色的蝎子在她娇嫩白皙的手背上趴着,仿佛一个蝎子纹身。

这种东南亚的酒吧经常有女人出没,也勾搭过几个,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那么美丽性感的女人。

杭州丽都医院在线挂号
北京军海医院口碑怎么样
安顺治疗癫痫较好医院
贵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深圳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